阿里巴巴新老大–逍遥子下乡

生活 10个月前 (12-25) 182 人围观 0
智慧农业和订单农业,是张勇给贫困地区开出两张药方。

12月底的一个周五,张勇身披棉质大衣,像一阵旋风一样在重庆市奉节县待了半天,会见当地官员、脐橙果园企业主和普通果农。仅重庆市区与奉节县城之间就相隔四百公里、单程需要驱车五个多小时,对即将接任马云阿里巴巴董事长之位的张勇来说,这一趟在路上花掉的时间实属奢侈。

奉节属于三峡库区,还没通高铁站,在高速公路通到县城以前,长江船渡甚至都还算是主要交通工具。但张勇的脸上全程没有流露出疲惫。阿里巴巴的最高层有五个人,马云、蔡崇信、彭蕾、张勇、井贤栋,一年前马云牵头成立阿里巴巴脱贫基金,每个人都负责健康、教育、女性、电商、环境中的一个领域,像做业务一样背负起KPI。

其中,张勇认领的是电商扶贫,他要利用阿里巴巴平台和技术的力量,帮助欠发达地区的人民通过电商脱贫致富。在其后的官宣新闻稿上,张勇的title就不是他常用的“阿里巴巴CEO”,而是“阿里脱贫基金副主席”。

逍遥子下乡

阿里巴巴CEO张勇在奉节

奉节属于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迄今为止,全县依然有贫困村135个,贫困人口13万人,贫困率为1.36%。但经济发展就像排队,当有新的窗口开放时,一条长队排在越后面的人越有意愿去尝试新的队伍。这几年,奉节的选择就是电商扶贫。

其实,张勇与重庆有一段旧史。十七年前,张勇还是五大会计师事务所安达信的全球雇员之一,从上海外派到重庆,一个人在开疆辟土。在安达信期间,张勇被训练成了一个职业会计师,精确、讲逻辑、信奉数字,这些都是一个根正苗红的CFO典型的特质。后来的张勇,以盛大和淘宝的CFO出身,慢慢才涉足了具体业务。

天有不测风云。2001年底,著名的安然事件在美国爆发,安达信受到牵连,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起大型会计行受到刑事调查的案例。为求自保,安达信的海外公司纷纷脱离安达信,2002年3月开始,安达信(香港)、安达信(中国)宣布加盟普华永道,其它市场的安达信公司也陆续并入安永、毕马威或者普华永道,一代巨头轰然倒塌。当时年轻的职业会计师张勇,就是身处于这个审计行业风云变换的时代中心,他早早经历了干活干着干着公司就被收购了的动荡过程。

但当年张勇到重庆是为了寻找客户,是那些最先采用现代公司制度、对专业财会师有旺盛需求的企业。而现在,张勇以阿里脱贫基金副主席的身份,更关注的是那些仍然在贫困线上下的困难农民和为国家工程作出牺牲的库区移民。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阿里巴巴在怎么卖货这件事上一直颇有经验,从B2B起家,淘宝C2C成就大业,现在又更多地探索内容化与卖货之间的关系。就在12月初,农村淘宝旗下淘乡甜还曾邀请快手头部网红“散打哥”直播销售奉节脐橙,在4小时内销售出了8万斤。但对于一个落后地区来说,建立完整的产业链不只是做好销售端就行了。

奉节一行,张勇并非一个司令单枪匹马,他还带了阿里公益和村淘的相关业务负责人。黄爱珠是“淘乡甜”的负责人,奉节脐橙就是她的部门力推的项目之一。奉节县城之外,长江两岸的山地上到处都可看到脐橙果树,12月正是一季果实成熟期。

淘乡甜在此建立了农业示范基地,与一家叫铭阳果业的当地公司合作,利用淘宝积累的大数据指导果园选种福本脐橙,沉淀生产数据。同时,这个基地业已建成洗果、选果、包装流水线化的厂房,引入了现代化监测影像设备,以达到对脐橙生产中预防病虫害的问题。根据奉节方面给出的数据,电商扶贫四年时间,奉节脐橙在阿里巴巴平台的销售增长20倍,活跃经营商家数量增长4倍。

“科技不只是替代劳动力的,真正要解决的是劳动力解决不了的问题。”张勇对奉节当地政府、企业如此表述他对于科技的认知,他带领的阿里巴巴集团要帮助奉节建设“智慧农业”。不过,张勇自己也承认,今天所看到的还只是一些“粗浅的工作”,在科技方面,此后还要从引入监测设备走向引入更多的生产设备。

逍遥子下乡

张勇当然也下到了果园的田间地头,在真正的脐橙生产一线,混合着脐橙和牛粪的味道,他的思维似乎变得更加敏捷。当地官员和企业主每讲解一个农业话题,张勇都会将之与阿里经济体内的业务相联系,思考其与阿里的业务能进行怎样的结合。

果园里有些脐橙树上零星挂着一张“脐橙认种牌”,由远在城市的认种人认种,通过线上系统,可以实时了解果树的生长情况。这实际上相当于给喜欢吃橙子的消费者包了一整棵树,按照预期年产量和市价确定认种价格,并在收获期后得到成熟脐橙果实。

这符合张勇一直倡导的“订单农业”。农业最重要的就是洞察市场需求和价格,以适时扩张或缩小生产,而张勇认为依靠阿里自己及合作的业态,可以让奉节的脐橙果农、果企锁定市场需求,从而组织生产规模,形成农业上的C2B模式。

即使在生鲜水果里,脐橙这个品类也是非常适合订单农业的。它具有高度的确定性,不同维度和海拔的产区,不同品种,早熟、中熟、晚熟的时间都非常确定,从需求到生产的链路较为容易走通。

另外,张勇还想到了蚂蚁森林的轻社交公益,通过互联网的力量“让消费者直接认种,甚至几个朋友一起认种”。

一方面,张勇坚信市场经济的理念,在奉节也重申了马云一直在说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扶贫脱贫对阿里巴巴这样的国家企业来说当然是必须要承担的社会责任,要保持着公益的心态,但实际执行中则要利用市场化的手段来做,这样才能使社会责任的承担也变得更高效且可持续。

但张勇也对市场的弊端深有体会,他很少做休克疗法的事情,当然也不喜欢市场带来的大起大落的负面效应。性格使得张勇擅长并更愿意去“调理”,他是一名企业家,他希望用自己所掌控的平台、技术和资源去弥补市场的弊端。因此,在工业和农业领域,张勇都不停地推进C2B,用确定性的需求来指导生产,帮助落后贫困地区建设可持续发展的产业。

然而,张勇的到来在果园引起的反映截然不同。几个正在摘脐橙的果农自顾自抽着大烟继续自己的工作,他们知道这个果园是县里极为重视的示范点,觉得这又是哪路领导来视察了而已,都习惯了;而一些陪同官员、企业主的随行人员,知道阿里巴巴CEO对当地能产生多大的影响,淘宝给的一个流量推荐位可能比政府的一条扶持政策更管用,他们会想方设法趁人不注意时走到张勇背后让同伴拍个合影。

张勇自己对这些似乎都毫不在意。他的思维只专注在两件事情上,第一是阿里经济体里的所有业务和技术,另一个则是奉节农村实际的生产生活情况。而他的任务,就是使用自己的能力和影响力,把二者结合起来。